易只小狐狸啊

啥都瞌,我萌的cp是82年的拉菲

【宁次生贺】小透明

甜甜甜

barbare:

/*是 @易只小狐狸啊  的点梗:双向暗恋。


同样因为时间紧迫,没有对下围棋的具体过程进行构思,请大家自行默认他们很牛逼。


我真的超想写这个鹿丸是个书店老板的设定的文,可是文盲没有进一步求学的经历,如果有哪位姑娘愿意接受我对在大学中做研究项目的流程的咨询的话(我很烦的,什么都会问的),希望能把这个设定原定的文写出来*/


到达木叶大学,刚下车就有人冲进他怀里,喜悦地唤他的名字。“宁次!”


宁次将空着的左手搭在对方肩上,拉开身体间的距离。“天天,热。”


天天扬起脸:“欢迎回来!”


宁次轻轻拍一下她的肩,就当回应过天天的欢迎了。“先办正事吧。”宁次当初一毕业就出国求学,这次回来是收到大学同班的天天求助,她和李跟着凯老师接了一个校企合作的研发项目,本来做计划书的时候,时间进度安排的很合理的。但是凯老师和李有一段时间突然迷上了速算,整日沉迷,把进度落下一大截。年中审查交材料的时候,天天都要委屈死了,校外那个企业的联系人认准了三人里只有天天是正常的,只逮着她催。学弟学妹抓了一大把来当苦工,还是差个主力,只好央着宁次回来帮忙。


“嗯!我们先去行政楼报道,办住宿手续,完了要你一个人收拾宿舍的,我还得回实验室。抱歉抱歉,把你叫回来帮忙还那么不周到,我原本应该去接机的,真的走不开,太忙了。”


“没事,手续我自己去办也可以,你不用和我客气。”


“让我跟你去偷个懒,行政楼那边树多凉快嘛!我们实验楼那边是新盖的,热死了。虽然新建筑里电路很给力,空调随便用,但光秃秃的太亮了还是觉得人要热晕了。”


“是很晒,你也不打个伞出来。”


“哎呀,跟在凯老师后面打遮阳伞很奇怪的。这下你回来我就有机会啦,等会路过商业街买一把好了。”


 


办好手续之后,路过校内商业街天天果然买伞去了,还请宁次帮忙去奶茶店要八份招牌特饮,说是带回去犒劳学弟学妹。宁次想说,实验室不许吃东西的吧?最后还是顺从地去了。


正值暑假,街上的很多店都关门了,奶茶店也只有一家还在开。看到柜台后站的是秋道丁次,宁次下意识地去找另一个高马尾男孩的身影。店里并没有其他人,心中把来这家店坐坐列为日常,秋道丁次在这里的话,总能遇上他的吧。


 


并不用等下次,想见的人已经从二楼走下来了。奈良鹿丸穿着拖鞋哒啦哒啦地踱到柜台后,洗手帮忙打包。宁次静静打量着鹿丸,视频中传达出的那份难以名状的无气力竟然是真的,甚至比那个不时摇晃、画质低下的中景镜头更加生动,处处皆可玩味。见到真人之后,更想与之结识了。


宁次毕业之后才知道有奈良鹿丸这个人,那年风之国的砂隐大学来了一批交换生,学校组织了一场辩论赛,当时木叶大学的代表选手是宇智波佐助、油女志乃、犬冢牙、奈良鹿丸。佐助尖锐锋利,只顾着找对方的茬,时有逻辑不够缜密稳妥被反将的情况。奈良鹿丸此时就会站起来做补充,还经常拿风之国的本地习俗来举例,似乎为了让对方更容易理解,可谓高级嘲讽。台下来给学生会主席宇智波佐助应援又或者是围观身材火辣的金发小姐姐的观众们,硬是被这个不认识没听过的四辩给圈了粉,为他打了将近一整场的call。结果四辩选手奈良鹿丸在最后的总结呈词中,来了一句: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我们认输。对方辩手手鞠当场拍桌子指责鹿丸不尊重比赛,己方的佐助也怒目看他。这人施施然一句好累啊,我们输了你们赢了,散了吧。辩论赛的视频在学校论坛里迅速流传,骂声一片。宁次即使在国外也听说了母校有这么一个人并且去围观了现场观众录的视频。视频从五分钟处开始基本上就定在了鹿丸一个人身上,那人撑着下巴垂眸在纸上写写画画,反击的时候会促狭地挑眉陡然整个人都神采奕奕。


看完之后,宁次的反应是:这是个大三学生?为什么之前两年没有一点活跃表现?这个人真有趣。


关于辩论赛的楼被管理员删了,但奈良鹿丸终究是成为了学校的话题人物。有人爆料他是同性恋,不时有他和秋道丁次同框的照片更新,他们带着同款耳钉,共吃一袋零食,同进同出。以至于宁次刚进店见到秋道丁次就去看奈良鹿丸是不是也在。他看着鹿丸,心中更加笃定:以后要常来。


天天买好伞也过来了,和宁次抱怨半个校园都打这个款式的伞,无奈它又是店里最好看的,还是要再去网上买一把才行。两人聊了一会儿八杯奶茶全都做好了。


天天拧过袋子:“宁次我回实验室了,你那边收拾好给我打电话。”


“嗯。”宁次回头看了一眼鹿丸算是道别,推门与天天一起离开。


 


奶茶店里,鹿丸趴在柜台上看着合起的门,自言自语:“欢迎回来,宁次学长。”他在楼上收到丁次的微信消息,得知宁次学长回来,开心是当然的。只是说到底宁次学长与自己不过是在同一所学校读过书,从没有过更多的交集。当年止步于在台下默默地看着对方,三年不见不可能更加熟络。他勾勾嘴角:回来就好,可以在店里听女孩子们议论你了。


暑假里客人少,他来楼下占个位置也没关系,更何况奶茶店是丁次开的,更没有关系了。于是鹿丸把棋盘搬下来坐在角落自己玩。


隔天宁次学长又来店里,鹿丸看着人胡思乱想:以前没听说学长喜欢喝奶茶的啊,早知道的话,大一的时候就去奶茶店兼职了。等到学长含笑看过来才发觉自己的眼神可能有点过于直白,当即低下头去看棋局,耳朵迅速热了起来。


余光瞟到那人朝自己走来。“昨天就想说了,我认识你呢,奈良鹿丸。”


鹿丸扶额,感觉整张脸都蒸腾出热气拢在手心里,不用想也知道宁次学长是通过什么方式认识自己的。这人在学校的时候自己全力装小透明,唯恐被发现的。等到他毕业出国去了,随着性子玩了一场大的,反而被学长认识了。真是,糟糕,他苦着脸回:“我也认识你,宁次学长。”


“一个人下棋不会无聊?”


鹿丸挠挠头:“暑假啊,学校没人。平时会有围棋社的学生来和我玩的。”不是,学长,你问这些干什么!别看我,紧张!


“我可以吗?”


“可以,学长坐。”鹿丸下了一局可谓十分艰难的围棋,想和学长多玩一会儿,他不着痕迹地让。可让了之后,学长又得理不饶人,emmm,为难。


宁次学长笑道:“你让我呀?”


额,自己忽上忽下的发挥被察觉了,干巴巴地解释:“没人玩,无聊,想多下一会儿。”


“想玩可以再下,别留情呀。觉得我下得不好的话,就让我执黑先行吧。”


“嗯。”


鹿丸想要专心致志地下棋,可是宁次学长跟他搭话!紧张!


“你下的那么好,以前怎么没有加入围棋社?那样也许我可以早点认识你呢。”


是呀,可是当时我不想被你认识啊,只想单方面地看着你呀。“参加社团会被组织去比赛,我会在最后认输,要被学工办的老师骂。”


对方落子的手明显地僵住了,然后语带调戏:“哦?所以认输是你的习惯?”


鹿丸无奈,双手举起:“不下了,我认输。”


对面的学长握拳抵在嘴边,笑意从眼里溢出来。“下下下,我不说了。”


对,你一说话我就分神,不说话咱们才能好好下棋。


 


宁次学长是真的喜欢喝奶茶啊,隔三差五地来。鹿丸总算习惯了和学长近距离相处。闲聊时打听学长出国这几年的生活,心里美滋滋。


但开学在即,宁次要回去上课了。鹿丸泄气地趴在桌上。


丁次提议:“要不你也去读书吧,才毕业一年,你的成绩档案应该还是有效的,去跟他念同一所学校不就好了。”


鹿丸皱眉:“那样意图也太明显了,我有他微信好友了啊,以后可以窥视朋友圈嘛,一样的。”


丁次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好朋友只想搞暗恋,明明宁次学长一点都不讨厌他,就是不表白。


 


喜欢鹿丸的念头冒出来,连宁次自己都措手不及。他原本只是想要结识这个有趣的小学弟。说不清是自己先蠢动然后撤掉了话题的界限,还是因为对方太合拍不知不觉越过了界限。总之,那夹杂着好感的好奇,被聊成了喜欢。


宁次更加遗憾没有早点认识这个人,不然的话,也许可以在秋道丁次之前,为自己争取一下的。人家两人都把店开在隔壁二楼打通一起住了,自己还能怎么办,老老实实做朋友喽。


就这样吧,当初只是想要结识他呀,现在对这个人的了解远不止于结识,已经很幸运了,自己该满意的。


 


宁次以为过去了,直到朋友圈里鹿丸发了给丁次当伴郎的照片。嗯?秋道丁次结婚了?


打开好几个月没发消息的聊天框敲鹿丸:形婚?


鹿丸也回了一个? 


你和秋道丁次,不在一起了?


朋友啊,五岁就认识的朋友。


我以为……


哈,好多人都以为呢,你不是一个人。学校论坛上也有过。


宁次无奈,我就是被论坛误导的……他打算拿到学位之后回国,加入凯老师的团队,继续去年暑假的生活。


 


可惜的是,丁次结婚之后暑假不营业了,鹿丸没处蹭饭也回家去了,等到秋季开学鹿丸才回学校来。宁次敲敲门,看着那人抬起头眼睛陡然亮了起来。“学长你怎么来了?”


“回母校任职呀。”


“是吗?太好了。”鹿丸向店里的客人介绍“这是宁次学长,比我大两级,以前是学生会主席,超级优秀,人生赢家的那种哦。”


宁次心想,我离人生赢家还差一个男朋友啊奈良鹿丸。“你这里一开学就那么多人啊?”


鹿丸苦着脸解释:“围棋社的成员,想让我做他们指导老师。我以前没加入社团,毕业了更不想进去。”


“看见没,我学长来了,我要关门招待他了,你们赶紧走吧,来我这里下棋我又不跟你们收费,没必要一定要让我去给你们当指导老师啊。快走快走。”


 


然而,几天后宁次在食堂门口的易拉宝上看到了围棋社的宣传海报,上面招摇写着:特邀指导,奈良鹿丸。海报上鹿丸伸出右手托着棋罐,长眉轻浮地挑起,似乎在说:等你来战。


宁次给他消息:看到你的海报了。


未来缠着我,她是我以前的围棋老师的小孩,所以,没办法。/委屈


拍得很好看。


哈哈,学长别开玩笑。


    宁次收回手机,叹一句路漫漫其修远兮。


    


他没想到会遇到和鹿丸类似的困境,而且对手是天天。天天是漫研社的老成员,读研究生时期也一直参加社团活动,到现在都还在为了社团招新而劳心劳力。天天请他和自己出一对COS。


“衣服妆面我来负责,你只要出人来站台就好了,不会让你和别人合影的。宁次拜托啦。”


天天在他无法拒绝的人排行榜上位列前三。他不得不屈从,穿着一套他不认识的角色服装在招新场地被人拍来拍去。


突然瞄到一个高马尾少年混在人群里,他冲人招招手,奈良鹿丸四周看了一遍确定自己是在跟他打招呼后转身就跑。


那人还不忘发微信来解释:店里有女孩子在传看你的照片,我就来现场看看。


怎么样,看了之后觉得我好看吗?


良久之后,那人回了一句:学长本来就好看的。只是觉得你玩cos挺新奇的,就来看看。


那你跑什么?


鹿丸没回


在不好意思吗?我说我喜欢你,你不用再偷偷摸摸看我的话,你会回复我吗?


 


鹿丸看着屏幕整个耳朵都在烧,他颤抖着打出:学长,别开玩笑。


日向宁次回复他:那晚上我当面再跟你讲一次吧,别再跑了。


 


 


 


 

评论

热度(30)

  1. 易只小狐狸啊barbare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甜